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科学评论]Science Review
  • [科学评论]Science Review

数字行业 扼杀经济增长

时间: 2016年09月23日 | 来源: 环球科学

专栏作者简介

撰文 卡尔·贝内迪克特·弗雷(Carl Benedikt Frey)  翻译 刘雨歆

图片1.png

 

2014年9月,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以9.7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在线影音播放公司Twitch。在不久之前,一间市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能够提供大量的工作机会,但是到了今天,雇员人数却大幅减少,Twitch只有170名雇员。

Twitch的故事给我们上了数字经济时代的重要一课:一方面,数字经济确实可以给股票持有者和企业家们创造巨额财富,但与此同时,它带来的新的就业机会可谓少之又少。事实上,数字化经济可能会对经济发展和就业前景产生深远的影响。

在近期发表的一系列讨论数字经济现状的文章中,美国前财政部部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再次提到了“长期性经济停滞”(secular stagnation)。这一概念最早由经济学家阿尔文·汉森(Alvin Hansen)在全球经济大萧条时期(发生于上世纪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最严重的全球性经济衰退)提出。汉森认为,由于人口增长速度减缓、创新吸引资本的速度(即因为新技术出现而创造出来的投资机会)下降,投资必然将会减少,从而导致经济增长变慢、新就业机会变少。

战后经济经历了奇迹般的高速增长,在这一时期,汉森的理论错得非常离谱:无论是20世纪30年代的科技进步,还是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有关的资本投入增加,都有效地阻止了经济发展陷入停滞的境地。在那之后,战后婴儿潮一代进入劳动力市场,继续推动了经济进步。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计算机和信息处理设备方面的投资一时激增,更是有力地推动了大量新兴计算机相关行业的整体发展。

但在2000年之后,随着第一波IT投资热潮达到顶峰,美国提供的新就业机会逐渐减少。汉森曾写过如下名言:“当一个革命性的新行业……达到成熟,停止发展——正如同所有行业最终都将面对的那样,经济发展必然会发生一次严重的停滞……当一个庞大的新兴行业失势之后,可能要经过很长时间,才会出现另一个有同样巨大规模的行业来填补它的空缺。”如果没有出现一个能够创造大量就业机会的新行业,来替代那些失势的旧行业,经济发展可能就会停滞不前。

但问题是,大多数在2000年后出现的新行业——比如电子拍卖、网络新闻出版、社交网络、视频和音频在线播放服务等行业(这些行业在2010年才首次出现在正式行业分类里),雇佣的员工数量,远远少于过去那些以计算机为基础的行业。2013年,IBM和戴尔的雇员分别为431 212人和108 800人;而截止到2014年9月底,Facebook只有8 348名雇员。

为什么这些新兴行业创造的新工作机会如此之少?原因是它们开展业务所需的启动资本非常少。比如最近一项针对96家移动应用程序开发商的调查显示,开发一个移动应用程序的平均成本是6 453美元。就算是著名的即时通讯软件公司WhatsApp,一开始的启动资本也只有250 000美元;当Facebook宣布以190亿美元的高价收购WhatsApp时,它只有55名雇员。上述种种无不说明,2000年以来出现的新兴科技只能带来极少的就业机会。我与瑞典隆德大学学者托尔·伯杰(Thor Berger)共同开展了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在美国,2010年受雇于十年内新出现的行业的人数,只占美国劳动力的0.5%。

萨默斯的预言很可能成为现实——数字技术会导致投资不足,而发展不平等现象则会降低消费。但政府在阻止发展停滞方面,有很多工作可以做。政府可以重新分配收入,支持那些有较高消费倾向的行业。政府还可以投资支持那些能比电子科技带来更多新就业机会的行业,比如为太阳能光伏发电安装技师、风能工程师、生物燃料生产管理人员和交通规划人员提供工作机会的行业。

最后要说明的一点是,虽然数字技术创造的工作机会可能远远不及之前的技术创新,但是它们开展新业务所需的启动资金也大幅减少——这能让更多人有机会成为创业者。事实上,“自雇”可能会成为数字时代的新常态。当前的经济政策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才能创造一个奖励和鼓励创业的大环境?方法当然有很多。比如保障基本收入——既可以弥补创业失败的损失,同时也能刺激消费、对抗发展不平衡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