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健康科学]Health Sciences
  • [健康科学]Health Sciences

过敏检测不可靠

时间: 2016年12月13日 | 来源: 环球科学

专栏作者简介

撰文 埃伦·拉佩尔·谢尔(Ellen Ruppel Shell)  翻译 贾明月

图片6.png

 

几年以前,一名13个月大的女婴被送往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急诊室,她的腹部和四肢肿胀,手脚都结着黄色的鳞屑壳,甚至还有些渗水。实验室检查表明,她有很多营养问题。

孩子的母亲曾告诉医生,好像是标准婴儿配方奶粉让她呕吐和起皮疹。当时,这位母亲和儿科医生推测,女孩对配方奶粉过敏,所以改用山羊奶喂养她,然而症状并没有好转,他们又改用椰奶和米浆。女孩15个月大时,儿科医生又发现了一处红肿的皮疹,于是给她做了第一次过敏检测。结果发现,椰子是她高反应级别的过敏原,于是椰奶从她的食谱中消失,当食谱中只剩下米浆后,女孩的症状更加严重了。

在急诊室中,医生诊断这个女孩患有在发达国家中非常罕见的夸希奥科病(kwashiorkor),她的营养严重失调了。治疗团队的医生们为她输了液,还给她做了基本的评估。儿科过敏专家J·安德鲁·伯德(J. Andrew Bird)也是团队中的一员,伯德用更精细的方法检测了她对椰奶、牛奶、小麦、大豆、蛋白、鱼、虾、青豆和土豆的过敏情况。检查结果令孩子的母亲惊讶不已:女孩对这些食物都没有表现出不良反应。经过了几天稳定的营养供给,并用抗生素清除了皮肤上的多种感染后,小女孩出院了。以后她不会再因为食物而受到严格的限制了。她的消化问题似乎是由多种常见的小毛病造成的,通过自身的抵抗力几乎都自愈了。

这次的问题不在于孩子,而在于检测方法。常用的皮肤过敏原点刺试验中,受试者会接受针刺,针尖涂抹了来自可疑食物的蛋白质,这种试验会有50%~60%的可能性呈现阳性结果,所以有时受试者并不是真的过敏。伯德说:“就像这个例子一样,当你使用了错误的检测方法时,可能会得到假阳性结果。”作为共同作者,伯德把这个病例写成文章发表在了2013年的《儿科学》(Pediatrics)杂志上。错误的检测结果会使很多人不敢吃一些本来无害的食物。有时孩子会被诊断为多种食物过敏,检测结果还警告他们这些食物可能会致命,然而,伯德和一个研究团队在一次试验中发现,本来126名被诊断为对多种食物过敏的孩子中,有112名小孩对诊断列表中的至少一种食物耐受,他们对此并没有过敏现象。斯坦福大学肖恩·帕克过敏研究中心(Sean N. Parker Center for Allergy Research)主任卡丽·纳道(Kari Nadeau)说,很多儿科医生和家庭医生不了解,这样的检查是有缺陷的。她说:“在过敏诊断方面,我们已经原地踏步20年了。”为了有所进步,纳道和其他研究者正在开发更加先进和便于使用的检测方法。

虽然食物过敏真实存在,最严重的情况下会致命,但是错误地给一个患者贴上过敏的标签,也是很大的问题。首先,这无法解决患者的麻烦。其次,过敏诊断的代价很高:几年前,西北大学芬堡医学院(Feinberg School of Medicine)的儿科过敏专家鲁驰·S·古普塔(Ruchi S. Gupta)估计,美国每年花在食物过敏上的成本约有250亿美元,相当于每个儿童4 184美元,其中有一部分是医疗成本,但另外大部分是因为耽误了家长的工作。

在心理健康上,这种标签也有代价:如果孩子相信自己有食物过敏,那么他们心理压力和焦虑的水平会更高,他们的家长也一样。每次在外过夜、野餐或乘坐飞机,家长都会非常担心或许一颗花生就会把孩子送进急诊室,甚至更糟。为了暂缓严重的过敏反应,家长和孩子必须随时准备好可注射的药物,一生都要为此提高警惕。这让家长倍感沉重,有些人甚至买了可以嗅出花生的狗,或者让孩子在家上学,避免他们面对有危险的食物和过敏本身带来的难堪。

儿科过敏专家约翰·李(John Lee)是波士顿儿童医院食物过敏项目的主任,他听过很多关于过敏的可怕故事。他说:“对孩子来讲,食物过敏可能会令他们非常孤立,有家长告诉我,他的孩子在午餐时总是被迫独自坐在台阶上。很多时候,由于家长认为孩子过敏会使家庭无法出游甚至无法去餐厅就餐,家里的其他孩子可能也会为此感到不高兴甚至心生怨恨。”

食物过敏常常通过病史或皮肤点刺试验诊断。如果针刺没有让皮肤肿起一个包、没有让刺点周围发红发痒,那么基本可以肯定受试者对试验材料并不过敏。但是,阳性结果就比较难解释了,因为皮肤刺激并不一定说明真有过敏。过敏是全身免疫系统的高度敏感,在真正的过敏案例中,血中的IgE抗体等免疫组分会受到过敏原刺激,抗体会和免疫细胞(一般为肥大细胞)结合,引起一连串化学物质的释放,这些化学物质会引起了各种炎症和应激症状。但是,即使在过敏患者体内,针对特定过敏原的抗体数量也很少,简单的血检可能并不能找到合理的答案。

诊断食物过敏的“金标准”是安慰剂对照试验。让受试者吃下可疑的刺激原,再吃下看起来很像刺激原但性质温和的食物,比较两种情况下的身体反应(比如是否有皮疹或肿胀)。例如,如果患者有可能对鸡蛋过敏,就分别让他吃下含有少量鸡蛋的蛋糕,和不含鸡蛋的蛋糕。理想情况下,试验应该是双盲的,就是患者和医生都不知道哪份蛋糕含有鸡蛋。约翰·李说,如果按这样试验,阳性结果和阴性结果的准确率都在95%左右。

不过,这样的试验不太好做,而且时间和资金成本都很高,并不常用。专家也承认,很少有过敏患者有机会接受这种检测。

詹姆斯·贝克尔(James Baker)是医生、免疫学家,同时也是非营利机构食物过敏研究与教育组织(Food Allergy Research & Education,FARE)的CEO,他说,FARE正在解决这个问题,他们试图通过在全国设立40个研究中心,用一切必要的防范措施管理食物带来的挑战。他宣称:“一旦有人对食物有反应,你就要准备好对症治疗或把他们送到急诊室。”

与此同时,科学家也在寻找更容易使用的策略。其中有一个新的诊断方案,嗜碱性粒细胞试验(basophil-activation test,BAT)。嗜碱性粒细胞是一种白细胞,在感知到威胁(比如过敏原)时,会分泌组胺和其他可能产生炎症的物质。纳道和同事设计了一种试验(也因此申请了专利),他们只需要将一滴血和可疑过敏原混合,再测量嗜碱性粒细胞的反应,就能判断是否真的存在过敏现象。

在预实验中,这种方法在儿童和成人中诊断过敏的准确率都有95%,和安慰剂对照试验差不多。

BAT尚处在探索阶段,还需要更多大规模的试验,涉及的人群也应该更多样化。不过,另一种方法已被美国食品及药品管理局(FDA)批准用于花生过敏,这就是过敏原组分测试。儿科过敏专家、波士顿儿童医院过敏项目主任琳达·施耐德(Lynda Schneider)说,有些儿童对花生中的一种蛋白质有轻微敏感,但不完全过敏。施耐德的组分试验并不会给受试者测试坚果中多种蛋白质的混合物,而是会分离出特定的蛋白质,让受试者接受测试。医生查出受试者对哪些蛋白质的反应是阴性的以后,就可以以较高的准确率判断患者是否真对花生过敏。

施耐德想在诊断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尝试治疗过敏。奥马珠单抗(Omalizumad)是一种会和IgE抗体结合的单克隆抗体,可以阻止IgE抗体和肥大细胞结合,从而阻止过敏后的级联反应。最近的一项研究中,施耐德和同事在20周时间里为13名儿童使用了这种所谓的抗IgE药物。他们事先知道这些儿童对花生过敏,用药期间,研究者会逐渐增加提供给这些孩子的花生。在抗IgE治疗期间,没有一名儿童对花生产生了过敏反应,只是有2个孩子在治疗结束后过敏复发了。施耐德说,“抗IgE药物让他们的免疫系统经历了一个脱敏的过程。”

伯德也有新的发现,当人们把牛奶和鸡蛋加热大概30分钟后再食用,可以让对这两种食物过敏的孩子逐步脱敏。因为加热改变了蛋白质的构型,可以在很大程度降低它们引发过敏的可能。不过这还不是在家里就能完成的事,需要在医学专业人士的监督下完成。研究也表明,如果给孩子吃少量加热过的鸡蛋或牛奶,他们更有可能逐渐获得耐受性从而减少甚至不再过敏。一项名为“花生过敏早知道”(Learning Early About Peanut Allergy,LEAP)的研究表明,让儿童在年纪很小的时候接触少量花生制品,会极大减少他们发生过敏的可能。

西奈山伊坎医学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的儿科、过敏与免疫学教授斯科特·H·希舍雷尔(Scott H. Sicherer)更进一步推进了早期脱敏的想法。他建议,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食用各种不同的食物,经常在屋外活动,甚至在“在泥土中玩耍”,他认为这是避免食物过敏的最好办法。他说,少一点保护,可能是对于过敏最好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