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健康科学]Health Sciences
  • [健康科学]Health Sciences

逆转衰老

时间: 2016年11月07日 | 来源: 环球科学

专栏作者简介

撰文 凯伦·魏因特劳德(Karen Weintraud) 翻译 贾明月

图片5.png

 

在走向生命尽头的那几年中,多数老年人都会患上至少一种慢性病,比如关节炎、糖尿病、心脏病或中风。当身体中的“时钟”走得越久,老年人所面临的健康问题就越大。一般情况下,医生和制药公司会在衰老相关的疾病出现后给出治疗方案。但已经有一小部分科学家开始支持一项大胆的新举措,他们认为,科学可能使身体中的“时钟”暂停,甚至逆转“生命时钟”。这样,衰老相关的疾病就会晚些发生,甚至根本不会出现。

根据对百岁老人的研究,科学家认为使“生命时钟”停摆甚至逆转的壮举是有可能实现的。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衰老研究所(Institute for Aging Research)所长尼尔·巴兹莱(Nir Barzilai)认为:有一种不为人知的机制能让百岁老人长寿,这种机制能使他们避开别人在七八十岁时遭遇的大部分疾病。这些老人们能够活这么久,并不意味着他们在走向终点的过程中,比别人拥有更长的衰老期。事实上,在研究过数百个“超级长寿者”后,巴兹莱注意到,百岁老人们的疾病一般出现得较晚,也更接近生命的终点。巴兹莱说,“他们一直活,一直活,然后在某一天突然离世。”

研究者已经发明了多种技术,可以用来延长酵母、蠕虫、果蝇、大鼠,(也许还有)猴子的生命周期。看起来,下一步就是把这些方法用于人类。巴克衰老研究所(Buck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Aging)位于加利福尼亚州诺瓦托市,是一家独立的研究机构。该机构的CEO兼主席布莱恩·肯尼迪(Brian Kennedy)说,“科学界逐渐达成了共识,认为我们应该把从衰老(研究)中学到的知识应用起来,帮助人类。”

在全球老龄化问题加剧的背景下,哪怕仅把衰老的过程延后几年,也能带来巨大的社会效益。据美国人口统计局(U.S. Census Bureau)估算,到2030年,每5名美国人中就会有1名大于65岁,而在2014年,这个比例还是1/7。2013年,全世界约有4 400万人罹患痴呆症。据估计,到2030年这个数字会跃升至7 600万,到2050年则会达到1.35亿。到时可能并没有足够的年轻人有能力照顾他们。

现在科学家正在研究为数不多的抗衰老方法。其中有三种方法脱颖而出,但我们并不清楚,这些方法是否利大于弊。

 

三种方法抗衰老

当然,为了确切地证明一种疗法是否有效,首先要定义“衰老”的概念,还要找到一种对应的方法衡量衰老的进度。然而,在这两者面前,研究者双手空空。假如一个肾细胞昨天分裂,那今天它的年龄是1天,还是和它的母体一样大?不过,不管怎么定义衰老,在过去十年里,研究者已经找到了一些线索,证明衰老中涉及的损伤是可以减慢的。

2005年,斯坦福大学保罗·F·格伦衰老生物学中心(Paul F. Glenn Center for the Biology of Aging)的主任托马斯·兰多(Thomas Rando)做过一项实验。通过手术,他将一只年老小鼠的血液循环和另一只年轻小鼠的相连。连接后,年老小鼠的损伤修复功能恢复到了年轻时的状态。干细胞的职责是替换衰老或有损伤的细胞,上述研究中,年老小鼠的干细胞通过某种机制,变得能更高效地产生新组织。哈佛大学的生物学家艾米·韦戈斯(Amy Wagers)曾在博士后期间与兰多在斯坦福共事。当时,韦戈斯在血液中发现了一种蛋白质,命名为GDF11,这种蛋白质或许有助于细胞修复。2014年,韦戈斯将实验结果发表于《科学》杂志。在实验中,她发现在年轻小鼠体内GDF11的数量要多于年老小鼠。将这种蛋白质注入年老小鼠的体内后,年老小鼠的肌肉结构、遗传完整性和强度都恢复到了年轻时的状态。不过,也有研究者认为,发挥作用的并不是GDF11。

第二种方法是药物实验。科学家需要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精细程度,检验大约20种现存药物和营养补充剂,看它们是否真能影响衰老的进程。2014年,英国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的研究者做了相关报告。在研究中,他们对比了服用二甲双胍的2型糖尿病患者,和一组没有糖尿病但其他方面都与前者相当的健康人。相比于健康组,服用药物的糖尿病患者的平均寿命要长15%。科学家推测,二甲双胍会对人体内一种叫做糖基化(glycation)的正常衰老过程产生影响。一般来说,在发生糖基化时,葡萄糖会与蛋白质结合,同时也会与其他重要分子结合,这个过程会扰乱分子的正常活动。很多人会认为,即使病情控制得当,一般糖尿病患者也会比健康人的寿命短,但在上述研究中,服用二甲双胍的病人却拥有更长的寿命,这使科学家对二甲双胍的功效感到震惊。

2014年年底,《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发表了一项研究。诺华制药公司的研究者证明了依维莫司(一种新药,名为everolimus)的有效性。通过研究218名成人受试者,他们证明了依维莫斯能改善流感疫苗在65岁以上人群中的有效性。依维莫司的化学结构与雷帕霉素类似,后者可用于预防肾移植后的排异反应。

随着年纪增长,人的免疫系统无法像年轻时一样,针对疫苗中的灭活病毒唤起足够强大的抗体反应。因此,如果在注射疫苗后遭遇真正的流感病毒,他们更有可能被感染。在研究者的实验中,相比未接受依维莫司治疗的对照组,接受治疗后的病人在血液中拥有更多的抗体。因此,研究者认为,这种药物可以通过一定的机制,使受试者的免疫系统恢复到年轻时的状态。

无论是哪一种药物,副作用都是必须要考虑的一个因素。接受依维莫司治疗的受试者更容易发生口腔溃疡,这些现象会限制抗衰老药物的广泛使用。价格是另一个影响因素,作为抗癌药物,美国食品及药品管理局(FDA)批准了依维莫司上市。按治疗癌症的剂量算,每月药费在7 000美元以上。如果想让依维莫司成为抗衰老药物,还不清楚具体要使用多大的剂量,以及要使用多长时间。

无论如何,研究结果表明,衰老是有可能减缓的。实际上,和其他雷帕霉素类一样,依维莫司等药物已被证明能够大幅延长小鼠的生命周期,它们不仅能预防癌症等疾病,还能逆转血液、肝脏、代谢、免疫系统发生的与年龄相关的变化。

还有第三种完全不同的方法:饮食。很久以前就有研究证明,限制热量摄入有助小鼠活得更久。目前尚不清楚,在不引起营养不良的前提下限制食物摄入是否对人类有益。因为,为了证明这个理论,需要受试者愿意在几十年中坚持摄入低热量的食物,然而很少有人愿意这么做。即使真的有人愿意几十年如一日,实验结果也可能只是:这么极端的做法并没有必要。沃尔特·隆戈(Valter Longo)是南加利福尼亚大学长寿研究所(Longevity Institute)所长,他的实验证明,仅仅通过隔天限制小鼠饮食或削减小鼠摄入的蛋白质含量,就能延长小鼠的生命。这种间断禁食法可能更适合人类,但是否真的有效,尚未得到证实。

 

是否真的这么好

也许人们需要为活得更久付出代价。想让年老的细胞变年轻,就意味着让它们重新开始分裂。有节制的细胞分裂等于年轻,但失去控制的细胞分裂却会导致癌症。现在,科学家还无法确定,他们能否实现前者而杜绝后者。

要找出合适的治疗时机也是件复杂的事。如果以阻止与衰老相关的疾病为目标,你会在第一种疾病来袭时就启动抗衰老疗法,还是等第二种疾病发生时再说?肯尼迪曾说,“一旦你被击碎,就很难再拼成一整块儿。一直保持健康反倒容易一些。”所以,趁着中年还健康时就开始抗衰老,或许更有意义。但是,学界估计又得花数十年的时间来研究这个猜想。

如果说很多疾病的发作时间都能被推迟,那么下一个摆在人们眼前的问题是,到底能推迟多久。梅奥诊所的罗伯特与阿琳·考哥德衰老中心(Robert and Arlene Kogod Center on Aging)位于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市,该中心负责人詹姆斯·柯克兰(James Kirkland)说,至少还需要20年的研究才能回答这个问题。科学家已经在实验室中成功将蠕虫的生命延长了8倍,也将小鼠的寿命从3年变成了4年。如果把这样的成果应用在人类身上,意味着什么?是让原本能活80岁的人多活1年、30年还是活到500多岁?兰多说,与酵母、蠕虫、果蝇或小鼠相比,人类生命能够延长的程度并没那么明显。之前的研究显示,低等生物能更明显地延长寿命。比如,酵母在热量限制实验中的获益就显著大于哺乳动物。兰多还说,“与人类亲缘关系越近,(寿命延长的)效果就越小。”那么,以什么样的程度延长生命,人们才愿意使用,甚至花钱购买这样的疗法?兰多反问:“你愿意这一辈子都吃药,从而使寿命延长4%或者7%吗?”

有趣的是,这些研究抗衰老的科学家,会不会试图延缓自己的衰老过程?如果会,他们该怎么做?在我采访的6位科学家中,都表示会根据研究结果做相应的调整,从而延长自己的寿命。其中一人还很高兴被诊断为前驱糖尿病,这意味着他可以合法获得二甲双胍的处方。肯尼迪说,现在研究很有力,要想让自己不吃点儿药,真的比说服自己吃药难多了。

所有专家都说,除了忍受巨大的工作压力,他们都会努力过得健康些。他们尽量睡足八小时,吃适量的营养食物,多做运动,不吸烟。然而,多数人并不会遵守这些健康的生活习惯。

如果到最后,我们发现,一枚药丸的功效还不如上述早已被忽略的健康习惯,这得是多大的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