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怀疑论者]Skeptical person
  • [怀疑论者]Skeptical person

认知是一种幻觉?

时间: 2016年12月05日 | 来源: 环球科学

专栏作者简介

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是《怀疑论者》杂志的出版人。他的最新著作是《有信仰的大脑》(The Believing Brain)。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michaelshermer。

撰文 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  翻译 红猪

图片3.png

 

认识论中最深刻的问题之一是我们如何知道实在的本性。几千年来,哲学家就此提出了许多理论,有人坚持唯我论(主张只有我的心是存在的),也有人认为我们的感官受到自然选择的塑造,由此获得了一个精确或忠实的真实世界的模型。现在又有一个新的理论引人注目,它的发明者是加利福尼亚大学欧文分校的认知科学家唐纳德·霍夫曼(Donald Hoffman)。这个理论根植于演化心理学,叫做“知觉的界面理论”(interface theory of perception),主张知觉因为物种的不同而构成了一个个不同的用户界面,它们的作用是将生物的行为引向生存和繁衍,而不是引导生物发现真相。 

霍夫曼用计算机做比喻:物理空间好比桌面,其中的物体就是桌面上的图标,它们都是由图形用户界面(GUI)生成的。霍夫曼指出,我们的感官在我们的大脑和外部世界之间创造了一个生物用户界面(一个非常生动的GUI),将光子之类的物理刺激转化成神经冲动,这些冲动再经过视觉皮层处理,变成环境中的一个个事物。GUI之所以有用,是因为有了它,你就不必知道电脑里有什么、人脑里有什么了,你只要知道怎么和界面互动,就能完成工作。重要的是适应性功能,而不是忠实的呈现。

霍夫曼举出的典型是澳大利亚珠宝甲虫(Julodimorpha bakewelli)。这种甲虫的雌性长得又大又亮,身上还带有凹点。巧的是,被丢在路边的小啤酒瓶也具有这些特征。于是雄性甲虫就纷纷爬到这些酒瓶身上,直到它们因为炎热、饥饿或蚂蚁的攻击而死亡。如今,这个物种已经濒临灭绝了,因为它在自然选择中形成的感官和大脑不是用来感知现实,而是用来与一切褐色、发亮、带有凹点的大东西交配用的。

为了验证这个理论,霍夫曼在计算机上进行了数千次演化模拟。模拟中,那些知觉系统只求真相的电子生物被只求适应的对手比了下去。因为自然选择只依赖于适应,所以演化在塑造我们的感觉系统时,目标是更易于适应,而非呈现真相。

这个知觉的界面理论无疑值得我们认真思考、仔细验证。然而我还是有我的怀疑。首先,对于现实更加精确的知觉,怎么可能不利于适应呢?霍夫曼的回答是:演化赋予了我们一个界面来隐藏它背后的现实,这自有它的道理,比如,你不需要知道神经元是怎么创造了蛇的图像,你只要在看到蛇的图标时躲开就行了。可是追根溯源,这个图标又为什么会像一条蛇的样子呢?原因是自然选择。为什么有的无毒蛇演化出了模拟毒蛇的本领?因为捕食者会躲开真的毒蛇。要使模拟有效,就必须有一个可供模拟的客观现实才行。

霍夫曼宣称:“一块石头只是一个交互图标,不是客观现实的一个部分。”可是,即使你不懂物理学和微积分,把一块石头凿成箭的形状投掷出去,依然能杀死四条腿的猎物。这不正是一个具有适应作用的忠实的知觉吗?

至于珠宝甲虫,它们的小啤酒瓶属于生态学家所说的“超常刺激”(supernormal stimuli)。这类刺激模拟了会让生物会做出反应的物体,而且,这些物体引出的反应比正常的刺激还要强烈,比如女性的硅胶乳房植入物,以及男性靠睾丸酮练出的身体,(对某些人)就显得格外刺激。超常刺激之所以有效,是因为我们在演化中学会了对正常刺激做出反应,而感官只有精确地向脑传达了正常刺激,这些刺激才会生效。 

霍夫曼说,知觉是因物种而异的,对于捕食者要认真对待,但不能认为自己看见了捕食者的原貌。是的,一条海豚眼中的“鲨鱼”图标肯定和一个人眼中的不同,但鲨鱼是真实存在的,它们真的在身体一端长着有力的尾部,另一端长着一嘴尖牙。无论你的感觉系统如何运作,这一点都是确凿无疑的。

此外,计算机的确能模拟演化的可能方式,但是要在真实世界中验证知觉界面理论,就必须确定多数感觉界面创造出来的图标是模仿了现实还是歪曲了现实。要我说,它们模仿了现实。而且数据会证明这一点。

最后,为什么要把这个问题说成是适应和真相之间非此即彼的选择呢?很大程度上,适应都取决于对真相比较精确的模拟。科学不断进步,我们也离消灭疾病、登陆火星的目标越来越近,这只能说明,我们对现实的知觉正越来越接近真相,即使这未必是什么“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