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怀疑论者]Skeptical person
  • [怀疑论者]Skeptical person

惊人的宇宙电流学

时间: 2016年11月29日 | 来源: 环球科学

专栏作者简介

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是《怀疑论者》杂志的出版人。他的最新著作是《有信仰的大脑》(The Believing Brain)。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michaelshermer。

撰文 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  翻译 红猪

图片10.png

 

牛顿错了。爱因斯坦也错了。黑洞并不存在。大爆炸从未发生。暗物质和暗能量都是没有证明的假设。恒星都是带有电荷的等离子团。金星曾是一颗彗星。火星上巨大的水手号峡谷是短短几分钟内形成的,当时有一道巨大的电弧扫过这颗红色行星,镌刻出了峡谷。古代艺术和岩画中的“雷电”符号不是在描绘想象中的神,而是真实表现了宇宙中宏伟的电流活动。

以上只是我今年六月在凤凰城举办的宇宙电流会议(Electric Universe Conference)上听到的一小部分。宇宙电流学界是一个松散的组织,据这次会议主办机构的网站(thunderbolts.info)介绍,组织的成员都认为“有一种看待物理宇宙的新方法正在浮现。这个新的制高点强调电流在宇宙中的作用,并显示了引力对宇宙事件的影响不值一提。”他们的这个理论囊括一切,从彗星、卫星到行星,从恒星、星系到星团,都受到电流的支配。 

受主办方邀请,我在会上讲解了科学和伪科学的不同。根据我的零散印象,会上最常出现的观点是对一切主流事物都要保持怀疑:宇宙学、物理学、历史学、心理学,甚至政府,都不可轻信(我听说了世贸大厦7号楼是被人蓄意摧毁的,而所谓的“化学凝尾”——也就是飞机在空中留下的轨迹——是政府在用实验操控气候的证据)。

我在演讲中解释道,预测和证伪是一个科学观点的试金石。比如美国航空航天局喷气推进实验室的朋友都告诉我,他们用牛顿力学和爱因斯坦相对论算出了飞行器前往其他行星的精确轨道。我向主张宇宙电流说的华莱士·桑希尔(Wallace Thornhill)询问:你说牛顿和爱因斯坦都错了,那么你能不能算出一条飞行轨迹,使它比引力理论算出的更加精确呢?他说,不行。

此外,地球周围的GPS卫星也依靠相对论运行,于是我又问会议主持戴维·塔尔博特(David Talbott):宇宙电流说有没有像理论物理那样,产生过任何实际的应用?也没有。那么,这个学说又有什么贡献呢?它使我们对自然有了更深的理解,他们说。原来如此。

在会上,亚利桑那大学的加里·施瓦茨(Gary Schwartz)对传统心理学发起了质疑。按照当天的电流学主题,他把人脑比作了一部电视机,把人的意识比作了电视信号。你要有脑才有意识,但意识是存在于脑外的。然而,电视台既生产信号也广播信号。我于是问他,相当于电视台这个生产机构的意识存在于哪里呢?他同样答不上来。

还有一个自学的数学家斯蒂芬·克罗瑟斯(Stephen Crothers)展示了几十张幻灯片,上面写满了和爱因斯坦相对论有关的公式,只是他称之为“数术”。他还宣称,正是爱因斯坦的错误导致了对黑洞和大爆炸的错误信念。他的话我一句都不懂,但是我知道他肯定错了,因为一百年来,质疑爱因斯坦的物理学家已经有数千,但爱因斯坦依然是《时代》(Time)杂志的百年人物。要说那些质疑爱因斯坦的人都错了,只有这个业余科学侦探是对的,那也不是不可能,但这可能性只相当于爱因斯坦用来精确描述GPS卫星轨道所受相对论效应的公式中小数点后面的位数。

我遇到的这些宇宙电流论者,每一个都彬彬有礼、头脑聪明,他们还坚定不移地相信,自己做出了科学史上的一个重大发现。真的如此吗?应该不是。当我向他们索取同行评议的论文时,桑希尔的一句话使他们彻底露了馅:“在电流宇宙这样的多领域科学里,我们可以说是没有同行的,所以也没有同行评议。”没有了同行评议或是各个领域所必须的学术训练,我们又怎么知道主流理论和各种另类理论的不同呢,尤其是这些另类理论还有许多?

在《令人振奋的兴奋剂实验》(The Electric Kool-Aid Acid Test)一书中,汤姆·沃尔夫(Tom Wolfe)引用了肯·克西(Ken Kesey)的一句话:“你不是在车里,就是在车外。”我不是说宇宙电流论者是错的——他们甚至还没上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