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黑猩猩击落无人机

时间: 2016年12月07日 | 来源: 环球科学

专栏作者简介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是从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还是358ppm时就一直在写反重力思考专栏。他还是《科学美国人》的播客Science Talk的主持人。

撰文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  翻译 红猪

图片4.png

 

2015年9月4日,《华盛顿邮报》头条:《研究者表示:黑猩猩用树枝袭击无人机早有预谋》(Chimp That Attacked a Drone with a Stick Planned Ahead, Researchers Say)。

本报告为机密级。时间:2015年9月20日。地点:荷兰某安全地点。本文根据对损坏无人机的问话译出,问话者为安全官员,身份不明。 

安全官员:事情已经过去5个月了。用你自己的话说说发生了什么吧。

损坏无人机:我自己的话?好吧,用我的话说,有一只黑猩猩用一根大树枝把我打了下来,搞得我像一只皮纳塔(装满糖果的纸球,打破后糖果散出,一般节庆时使用),肚子里有糖果似的。

官员:把你击落的是一只雌猩猩,名叫图希(Tushi)。

无人机:图希?

官员:是的。我们往回倒一点,你是怎么进入黑猩猩区的。

无人机:那天是4月10日,在阿纳姆(荷兰东部城市)。我跟着团队来到了阿纳姆的皇家伯格动物园。我们的任务是为动物园的黑猩猩拍摄录像。它们都待在一圈围栏里,那地方很大,举行世界杯决赛都没问题。制作人想让我飞到上面俯拍,他们说要选几个特别的角度。

官员:你知不知道,这个黑猩猩种群从1971年起就在这家动物园定居了,在社会行为和工具使用的研究方面,它们是很有名的对象,对工具的用法可能在野外绝少出现。

无人机:不知道,没人告诉过我。

官员:真的,一篇关于这次事件的科学论文里写到了这个,它发表在9月3日的《灵长目》(Primates)杂志网络版上。文章有两位作者,一位是著名的灵长类专家扬·范霍夫(Jan van Hooff),他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研究这个种群。另一位是巴斯·卢肯纳尔(Bas Lukkenaar),是监督拍摄的动物园官员。

无人机:卢肯纳尔还靠这个发了论文?

官员:他们的论文题目是:《圈养黑猩猩击落无人机:针对飞行物体的工具使用》(Captive Chimpanzee Takes Down a Drone: Tool Use toward a Flying Object)。当时的飞行物体就是你了。

无人机:我先试飞了一次,没开摄像机。我看见了地上有些柳树的树枝。

官员:没错,那是特地发给它们的美餐,这在论文里也写到了。它们喜欢剥掉树皮、吃里面较嫩的那层。它们还用这些树枝玩耍。

无人机:你说玩耍?玩得挺开心啊!我刚起飞时就有几只猩猩抓起了柳条,也是为了玩耍吧!接着有四只开始攀爬围栏边上的脚手架,而我就悬停在那里。我当时并没有多想。后来我打开摄像机,飞到了10到15米的高度。黑猩猩相当安静,有两只爬到了脚手架上5米的高度。

官员:有一只就是图希,1992年出生,还有一只也是雌性,叫莱米,生于1999年。

无人机:好吧,那凶手一定就是这个图希了。它冲着我爬了过来,左手抓着一根柳条,长度和它的身高差不多。我飞过去近看。它忽然就一树枝扫了过来,第一下落空了,第二下啪的打中了我。我心想“中招了!”然后就一头栽到了地上。

官员:就算那样,你仍在拍摄。

无人机:那是反射动作。我是一台反射式摄像机啊。

官员:我来读一段《灵长目》上的论文给你听:“当黑猩猩查看这个奇怪的装置时,摄像机也拍下了它们好奇的表情。”

无人机:可不是吗!我当时还想:“把你的臭爪子挪开,脏猴子!”不过说老实话,那两只爪子并不怎么臭。

官员:论文的最后写道:“这一连串事件说明,这些黑猩猩很可能是有计划、有预谋地利用树枝打下无人机的(争胜性动机),或者是想对无人机进行‘探索’(好奇心动机)。”

无人机:老兄,对我还不是都一样?

官员:我再问一个问题。业余飞行爱好者常在机场附近放飞无人机。你看,能不能派黑猩猩来巡逻并保护商业航班?

无人机:你看看《金刚》就知道。别再让猴子用打字机打什么《哈姆雷特》了(有一个著名的思想实验:如果给一群猴子一部打字机,只要时间够长,它们迟早会打出一部《哈姆雷特》来)。只要给那些黑猩猩数量无限的柳条,再给它们搭一个足够高的脚手架,你就一定能建成世界上最安全的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