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博客 > Helen Morgan

披着狗皮的狼?澳洲野狗可能威胁澳大利亚生态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图片1.png 

澳洲野狗常常被视为解决澳洲物种保护问题的救星。澳洲野狗图片来源于www.shutterstock.com

 

澳洲野狗常被誉为澳大利亚物种濒危危机的解决方案,特别是应对当地小型哺乳动物异乎寻常的灭绝率。

 

但是澳洲野狗真的是澳大利亚本土动物的拯救者吗?事实上没有人知道。最近我们的最新研究又给这一理念蒙上了一层阴霾。

 

将澳洲野狗作为澳大利亚生态系统守护者的灵感很大程度上来源于美国黄石公园的成功案例。黄石公园在重新引入狼后获得了显而易见的成效。但是澳大利亚的情况大有不同。

 

营养传递

 

想要了解狼群最近的兴奋点,我们需要考虑一种被称为“营养级联”的生态现象,其中术语“营养”一般指代食物,即捕食行为发生时生命体之间的能量传递相关。

 

生态系统有不同的营养级。植物通常位于营养级底层;植食动物(吃植物的动物)处在中层位置;而肉食动物(吃其他动物的动物)处于顶端。

 

营养级联理论描述了顶端肉食动物(比如非洲的狮子、亚洲的老虎以及黄石公园的狼)数量遭到破坏时的情形。

 

狼群的衰减使得植食动物比如驼鹿的数量增加。与此同时,驼鹿数量的增长导致河岸灌木丛被大量啃食。长此以往,河岸将从柳木灌木丛转变为草地。然后另一种植食动物——靠柳树生存的河狸——便会逐渐在当地消失。这也就影响了当地流段的生态。

 

图片2.png 

狼群在黄石公园的生态系统中起关键性作用。狼图片来源于www.shutterstock.com

 

没有河狸修建堤坝、加之更小型水生动植物的爆发效应,当地水路将从一系列联通的小水池变成侵蚀沟。

 

如今,狼群的重新引入似乎是减弱了驼鹿对植被的影响:一些河岸地区已经恢复生息,一些鸟类也回来了,而且有迹象表明河狸也回来了。即便如此,狼群的重新引入也没有完全恢复营养级联。

 

美洲苹果还是澳洲大杜英果?

 

新南威尔士往内陆方向的斯图尔特国家公园作为重新引入澳洲野狗的实验点,近期,我们对比了斯图尔特和黄石的环境来了解这样的重新引入是否有用。

 

这两个地区显然非常不同。两者都是荒漠,但是这就是唯一的相似处。黄石坐落于高海拔地区,拥有稳定的气候和营养丰富的土壤,以多样化的地形著称。一个多世纪以来黄石的年降水量从未低于200mm。

 

图片3.png 

黄石国家公园里成群的北美野牛。Helen Morgan

 

黄石的降水量很大程度上以冬季大量降雪的形式呈现。每年春季整个区域大量雪水涌入河流、小溪和湿地。这支撑了资源的可预测供应量,由此触发了每年植食动物的迁徙和繁殖。

 

这些可预测条件支撑了大范围的肉食动物和植食动物,包括一些北美洲仅存的“巨型动物”,比如可以长到一吨以上的北美野牛。黄石还拥有许多大型肉食动物——狼、灰熊、北美黑熊、美洲狮、猞猁和土狼以及一系列更小的肉食动物共同生存在这里。

 

在黄石公园,肉食动物们知道特定时段猎物丰盛。这里的环境促进了稳定、健壮的营养联系,足以让动物个体成长为巨型动物。营养级间稳健的关系意味着该系统被扰乱时——比方说,当狼群消失了——营养级联还会存在。

 

不像黄石,荒芜的澳大利亚干燥、平原广布、营养贫瘠而且拥有地球上最极端和不可预测的气候之一。只有仅仅50%的年份其年降水量能达到200mm。

 

图片4.png 

澳大利亚斯图亚特荒漠拥有非常不可预测的气候。Helen Morgan

 

澳大利亚荒漠生态系统已经很大程度上孤立地进化了4500万年。为了应对干旱、大火和贫瘠的土地,荒芜的澳大利亚已经发展出了高度特别的生态系统、能够适应“繁荣与萧条”生存周期的相应物种。

 

相异于黄石生活的规律,不定时出现的水流和火灾影响并改写了物种间的营养关系,植物和植食动物之间的以及肉食动物和其猎物之间的。我们本土植食动物应对繁盛时期时空分布不可预测的食物资源不断迁徙。但是无论繁盛多么美好,萧条期一定会紧随其后。

 

不可预测但又不可避免的干旱弱化了肉食动物、植食动物和植物之间的营养联系。水资源缺乏导致个体死亡、群体数量减少,只有当降雨再次来临时群体数量才能恢复。

 

我们的荒漠野生动物也和黄石的非常不同。我们的巨型动物早已消失。同样,我们的中型肉食动物比如袋狼也已消失。

 

现在,荒芜的澳大利亚现存的本土野生动物只有鸟类、爬行动物和小型哺乳动物,以及远比黄石植食动物小得多的袋鼠。

 

我们的肉食动物很小,而且大多数是外来物种,包括野狗、狐狸和猫。狼、美洲狮或北美熊可以达到比最大的野狗重三倍多的体型,而我们却没有与它们媲美的肉食动物。狼类是狼,而野狗仅仅是狗。

 

披着野狗皮的狼?

 

所有这些对于澳大利亚意味着什么呢?黄石的稳定气候意味着肉食动物、猎物和植物之间存在稳健可靠的联系。相比较而言,荒芜的澳大利亚的气候显著不稳定。

 

这就引发了疑问:我们是否合理地预测了物种之间的营养关系、野狗是否能帮助修复澳大利亚的生态系统。

 

我们应该开展实验去了解野狗的作用和管理它们有什么效果。我们应该通过当地生态系统详实的情况(包括肉食动物在其中的作用)去理解如何管理包括野狗在内的肉食动物。

 

我们不应该基于狼群在白雪皑皑的美洲取得的成功就去期待澳洲野狗一定能帮助澳大利亚的野生动物。基础的生态系统就非常不同。

 

许多人因为黄石公园狼群回归的显著成功案例大受鼓舞,但是在澳大利亚我们应当谨慎迈出这一步。

 

与其努力地证明澳洲野狗能恰如黄石狼群一样有益于生态,我们应该努力地理解澳洲野狗实际在这里起了什么作用,并且从此处开展研究。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不代表《科学美国人》。

 

(翻译:赵小娜;审校:杨玉洁)

 

原文链接:https://theconversation.com/a-wolf-in-dogs-clothing-why-dingoes-may-not-be-australian-wildlifes-saviours-72185

 


关于我

Helen Morgan

Helen Morgan,新英格兰大学生物学博士候选人Guy Ballard,新英格兰大学客座高级讲师John Thomas Hunter,新英格兰大学景观生态学客座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