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博客 > Hanoch Ben-Yami

动物能否习得语言?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timg.jpg

人类的智慧,即便是最基本的形式,也需要通过语言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依赖我们的语言能力来进行表达。没有语言,荷马,达尔文和爱因斯坦显然不会取得如此成就——幼儿园小朋友也同样不能。而这引发了一个关于动物智能的重要问题。虽然我们不会指望一只黑猩猩去写一首史诗或者一只海豚来发展一个科学理论,但这些或其他种类动物的智力能否接近幼年儿童却常常被人问起。假如真是如此,那我们必须考虑动物是否也能够习得一门语言。

 

20世纪后半叶,为解答这个问题,人们花费大量精力将一种基础语言传授给动物,主要是猿类。成功的案例非常有限,比如一些动物会使用手势去获取它们感兴趣的事物,但没有任何动物能够获得儿童在三岁时就能掌握的语言能力。

 

“为什么?”

 

这是一个儿童在三岁之前就会开始问的问题,但目前没有动物能够问出任何东西。“为什么?”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表明问问题的人已意识到他们想去了解自己不知道的东西。理解“为什么”这个问题也会帮助我们对自身的行为和想法作出解释。动物不问“为什么?”,证明它们对知识没有渴望,也没有寻找理由的能力。

 

“不!”

 

儿童在两岁以前就开始说“不”。而目前没有任何动物说过“不”字。要掌握基本的逻辑思维,个体必须学会否定。动物没有使用否定句的能力表明它们缺乏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

 

如果一个人知道答案非A即B,之后又发现A不正确,那么他会依次推断出B是答案。这一过程被成为选言推理或推断。动物有做这种推理的能力吗?2001年Watson,Gergely等研究人员对几只狗和一些四至六岁的儿童进行了研究,其研究结果发表在了比较心理学杂志上。首先,将诱惑物装在某个容器中展示给狗和孩子们;然后,一个人拿着这个容器从三面屏风后走过;变得空空如也的容器再次被展示出来。接下来狗狗和孩子们便可以在屏风后寻找这件东西。

 

当孩子们在检查过前两面屏风背面,发现没有东西时,通常倾向于在检查第三面屏风时加快速度,而狗狗们却在寻找目标失败后显著地减慢了自己查看第三面屏风背面的速度。我们知道这个年纪的儿童已有了选言推理的能力,这也解释了他们搜寻目标物的方式。相对而言,狗的搜索方式也有了解释,它们没有逻辑思考的能力,而只会被小小的联系所驱使,每次搜索目标失败后这种联系就越发微弱,最终消失。“在非人类动物中,没有可信的证据表明它们能够运用选言推理进行成功的逻辑推断。”(Mody与Carey,《Cognition》2016刊)

 

语言的另一个本质特性在于其规范性——也就是说,单词或短语存在正确和错误的使用方法。比如说,我们会知道自己用错了某个单词,或不知道该怎么使用这个单词。而动物对语言的运用却没有表现出上述的方面。一只动物或许能够按照我们的意思打出相应的手势,亦或许它还不能正确使用这个手势。但这只动物并不明白自己还没学会这个手势,也不明白自己打错了手势。只有有能力去理解某件事物是不正确的,才会理解什么是错误,什么是规范,而既然动物不懂得否定,那么也不会懂得规范。

 

既然规范性对我们的语言至关重要,那么动物的语言和我们的语言相比并非同一意义上的。动物制造能够表达它们情绪的声音,有些还会使用巴甫洛夫式的标志语言,也就是因先前使用某一信号引起后续结果而习得的条件反射。但没有“为什么?”和“不!”,那它们的语言便和人类语言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区别可不仅止于此。将错误归因于某人就是认为他的某种信念是不正确的。因此,动物无法理解否定使得它们无法理解某人具有错误的观念。的确,近期在《Science》中发表的一项研究声明猿猴可以将一个错误归咎与他人。但经验主义的错误以及该发现的错误分析方式(见我在Science上的回应)让研究成果难以证实。

 

有些情绪的表达同样也依赖于对否定、可能性以及其他逻辑概念的理解。比如说,你非常渴望某件事,你就会希望它能发生,,但也能理解它也许不会发生。既然动物并不明白否定和可能性的概念,它们也没有盼望的能力。你的狗会因为你取下了拴住它的皮带而期待你能带它去散步,所以它会变得很兴奋。但当你打盹儿的时候,它可不会期望你醒来之后能带它出门。

 

道德会涉及到规范的概念,即怎么做才是正确、公平和公正的,以及怎么做则不是。而因为动物不明白这些概念,它们不可能拥有像人类那样的道德行为和与之相关的感情。比如说,如果爱丽丝给鲍勃的明显比给查理的多,而很明显鲍勃根本不值得更多,那么查理就会难受:这不公平!这种因不公正和不平等而产生的道德情感已超越了动物的理解范围。

 

为证明动物确实拥有这类情感,人们已做了不少研究,其中最有名的大概就是Frans de Waal与他的同事对卷尾猴所做的实验。做完相同的任务,一只猴子得到葡萄作为奖励,而另一只猴子只能得到黄瓜,它因此暴跳如雷。不过,这只猴子之所以会生气不是因为它觉得自己遭遇了不公平的对待,而是它期待得到葡萄,却得到了黄瓜。当这只猴子在拿到黄瓜后看到其他猴子得到了葡萄,它并不会感到失望;而查理却会因为看到爱丽丝给鲍勃的比自己的多而表示抗议。猴子只会在自己的期待没有被实现时感到失望,它喊叫是出于挫败感,而不是出于义愤。

 

人类的某些行为可以解释为是由特定情绪或观念所导致的,但在相似的情绪中,即使动物做出同样的行为,我们也不能立马对其进行相同的解读。我们不如先观察一下这些动物在其他情景下的行为,再去判断它们能力的界限。

 

动物会痛苦,享受,也会气愤,惊讶或恐惧。一些动物在失去幼子时还会悲伤。这些和我们类似的情绪使我们爱上它们,同情它们,保护它们,让它们免于受到痛苦的折磨。

 

但它们和人类之间的相似之处也就仅止于此。根据亚里士多德的研究发现以及笛卡尔的重申:人类,是拥有语言的动物。而在这里,语言也是逻辑和理性。而经验告诉我们,这些在动物王国的其他动物中并不存在。

 

翻译:张爱因  审校:宋娅

原文链接:https://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guest-blog/can-animals-acquire-language/

 


关于我

Hanoch Ben-Yami

Hanoch Ben-Yami是匈牙利中欧大学的哲学教授和哲学系院长。